当前位置: 工程设计首页> 案例详情

回望百年,那些影响景观的设计

景观设计的发展

2019-01-23 17:22 |发布者:computer1 |查看:2590 |评论:0 |
分享到

项目标签

  • :景观 设计类 其它景观
  • :盘点 总结 景观设计 发展


世上本就没有什么新鲜事,都说前人做过的。                                               

                                                                                                               —— 福尔摩斯 《福尔摩斯探案集》


最近看到有的微信号公众号将2018年的景观设计总结了一下,竟然光是展示区就有342个之多,可以说一年有三百六十五个日出,我们每天一睁眼就可以看到三百六十五个新的项目的产生,当然传播的景观设计的微信号不是那些设计“原罪”的源头,有需求就有市场。

如此来说,在中国速度下,中国辛勤又疲劳的设计师们也将世界的经典设计抄了个一遍,但这些新鲜出炉的当红炸子鸡是否能经过时光的考验,还是个未知的问题,回头看看这一百多年来,景观设计的发展,也许能有点想法,也许是莞尔一笑。


1915 STOGSKYRKOGARDEN 森林墓园 

阿斯普朗德(ErikGunnar Asplund)与 莱韦伦兹(Sigurd Lewerentz)

未知生、焉知死,一切都是平静的轮回。



森林墓园被誉为“20世纪最美的墓地景观”,与其说森林墓园是一处宽广的墓园,倒不如说是一座美丽的露天公园更为适合。在1915年的国际设计竞赛上,这件设计作品拔得头筹。随后,耗费25年的时间才得以竣工完成,也是目前唯一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的墓园。设计师借助斯德哥尔摩南部森林,给予场地无穷的原始力量。





墓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整片被草地覆盖的小丘,沿着石板路往前走,一个巨大的十字架随即跳入视野,这是整座墓园最经典的一处设计,其东侧是瑞典最大的火葬场,巨大的柱廊正面向西侧,使得建筑和景观之间相得益彰,莱维伦茨在十字架的西侧设计了一座十余米高的类似祭坛的土山“纪念之丘”(Hill of Remembrance,1928)。通过北部森林的蹬道,游者可以径直登上山顶平台,平台由纪念林(Grove of Remembrance,1958)围合,这里是一处令人无限追思的冥想空间,向天空望去,一切都将在这里得到升华。火化后的骨灰,在这里被洒向森林,随着时间渐渐成为土壤的养分回归大自然,就像北欧人看待生死的态度一样。阿斯普朗德充分利用原有林地的自然地貌和茂盛的松树林,将火葬场、骨灰厅、礼拜堂、十字架、墓碑等建物与自然环境融为一体。


这里没有阴森恐怖,这里没有哀伤恸哭,只有满眼的绿色与一个又一个的故事。这里不止有表达追思的鲜花,也有推着婴儿车在散步的瑞典人。


所谓“死亡”这件事,充其量不过就是回归森林的一段过程罢了,而森林墓园便是体现瑞典人淡然看待生死的具体表征吧!







1918 

VILLANDRY 维朗德里 约阿希姆·卡瓦洛(Joachim Carvallo)

科学的精神使人敬畏


维朗德里是位于法国城市维朗德里 (安德尔-卢瓦尔省)的一座法式城堡,以其法式花园知名。1906年,医学出身卡瓦洛利用美国妻子的遗产买了了这座庄园城堡,想要把花园恢复到最初的辉煌,想与修复后的城堡相匹配,但是本身保留下来的不多,他的利用自己的科学素养寻找文献线索,这些文献使他对文艺复兴时期的景观形式已经有了一些想法。重新改造,布局遵循了现存的运河和围墙,在12英亩(4.8公顷)的梯形建筑上规划了许多精确的几何区域。最突出的是九块的田园(厨房花园),较小的方形、长方形、十字形、迷宫形状的种植床上摆满了蔬菜,并由精心修剪的灌木围起来,花园恢复到最初的辉煌,用现代的方式诠释了一个有四百年历史的花园。2009年,花园变成了100%的有机(没有杀虫剂,只有有机肥与传统除草方法)花园,美丽的遗产得到了良好传承。







1919

THE HUNTINGTON BOTANICAL GARDENS 威廉·赫特里克(William Hertrich)

世界就是个地球村,景观都能融合。


这一年在中国非常有意义。在没有总体规划的情况下,园艺家赫特里克完成了一个又一个的花园项目。沙漠园、日本园、棕榈园与中国园等各类植物园林的混搭。











1926 

NAUMKEAG 瑙姆科吉

弗莱彻·斯蒂里(Fletcher Steele)至关重要的曲线、蓝色阶梯


第一次将场地外山体的大环境形式运用到景观地面中,阶梯既是景观又是雕塑。美国现代园林的导火线,从古典园林到现代景观的过渡,代表了新艺术+中国风的加州庭院 。









1927

VILLA NOAILLES  加布里埃尔·格夫雷基安(Gabriel Guevrekian)

最早立体主义花园 


最早的立体花园,花园位于房子东南角的拐角位置。它的一侧背对着房子,在另一侧是白色的墙壁。它从房子里伸出来,就像一艘驶向地中海的船的船头,从远处花园角落的阶梯式墙壁上可以看到。由铺路石和植物组成的交替网格,靠近墙壁拐角的部分,缓缓上升到角落的远处,那里是花园所有线条的交汇处。从公园的内部无法体验整个花园。相反,它是一个可以从房子来观看的地方,尤其是从屋顶露台上,可以通过被切割成高高的矮墙的两个方形开口俯瞰它,花园的线条、形状和颜色,纯粹都是抽象的。






1936

MILLESGARDEN 卡尔·米尔斯 (Carl Milles)

景观本身本身可以称为艺术品


雕塑家卡尔为了妻子设计的作品,平台,喷泉,楼梯,雕塑和柱子之间的平衡设计。









1939 

TOFUKU-JI TEMPLE HONDO GARDEN

重森三玲 (MireiShigemori)

东福寺方丈庭


这个花园由四个区域组成,沿着顺时针方向,游客首先会来到南花园,在一个枯山水的花园中布置了四块石头,分为蓬莱、方丈、瀛洲、壶梁四个主题,展现出了威武雄壮的力量,配合着东福寺大气的建筑风格,塑造出了禅意的抽象世界。

一个角落里有五座长满青苔的山丘。西侧的花园由一块棋盘状的可循环利用的石头、白色的沙子和杜鹃花组成。接下来是位于青苔上的北方花园,由四四方方的石头组成,其次是东方花园,其特色是重复利用了老建筑的地基,就像北斗七星一样。八景,或者说是神秘的风景,对应着花园的主要元素:四块石雕、青苔山、棋盘格、青苔田和北斗七星。尽管苔藓和石头等材料让人想起了传统的日本花园,但在茂木手中,即使在今天,它们看起来也不一样。这一点在北花园中最为明显,设计师将点(石头)应用于田野(苔藓)。在这个小花园中,禅意简单和现代抽象的平衡占据了上风禅意简单和现代抽象的平衡占据了上风。








1953

ABBY ALDRICH ROCKEFELLER SCULPTURE GARDEN Philip Johnson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的这座雕塑花园于1953年落成,纪念博物馆创始人之一Abby Aldrich Rockefeller,她的联排别墅曾经站在这个地方。在接下来的半个世纪里,花园经历了一系列的翻新。在1964年MoMA扩建时(锡安和布伦改变了种植方式)、1984年和2004年进行了改造,但约翰逊设计的基本要素却完好无损,他称之为运河的两个直线型水池将花纹石材铺成的空间分成了四个部分。水池之间相互抵消,用石板连接起来,连接大小交替的区域,供艺术品展示。花园的西面是大堂,东面是小咖啡馆,南面是现代餐厅。

无论什么季节,只要不去雕塑公园待上一段时间,就不算完整的参观。创造了一个艺术与景观和谐共存的空间。








1955

MELLON SQUARE

梅隆广场 

西蒙斯兄弟 Simonds and Simonds


这是第一个在停车场上方有树和喷泉的现代花园建筑,哥哥约翰·O·西蒙斯从一开始他就设想了一个中央喷泉的设计。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完善了喷泉池、周围花盆和铺路石的平面和细节。独特的三色水磨石路面是对业主Sarah Mellon的回应,她想要一个类似威尼斯圣马可广场的图案,而不是简单的矩形。入口坐落在在角落,三角形形成斜对角线,人们可以沿着图案穿过广场。




景观设计学在过去的一百年里,发生了许多事情。很多开创性的工作都发生在其间。随着城市的扩大和增长——在上个世纪,开放空间被建造在越来越多的各类建筑中。《景观设计学》是一本空前的著作,涵盖了景观设计理论、运用和实践过程中每个细小的方面。任何希冀人类与环境之间能以更和谐关系相处的人,都值得买下本书作为参考。









1958 

UNESCO GARDEN OF PEACE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平花园

野口勇(Isamu Noguchi)


二十世纪的艺术家中很少有人像野口勇(1904-1988)那样把景观当作一种媒介。

不像传统的日本花园那样完全是在散步中体验的。这个设计沿着通向附属建筑的走道,有一条水路,它邀请人们到下面的花园,通过三块垫脚石和一个与走道成直角的拱形桥进入花园。花岗岩铺路石、草丘和水池形成了“心”连锁的表意图,在树下创造出雕塑般的地面平面,野口选择这些平面来确保与日本花园的连续性。这个花园有着极为平静的表现力。









1963

FONDAZIONE QUERINI STAMPALIA

卡洛·斯卡帕(CarloScarpa)

奎里尼基金会花园 

卡斯帕的流水不腐


他没有把水引入,让它在建筑里流动得更加自由,更加戏剧化:水从水道入口的铁栅门流入,沿着墙进入展室,走道成为了桥。不同潮位的水在分级的地面上涨落,构成了不同形状的图案只要时间在流淌,新与旧就是一个永恒的课题。室外为人间做的设计自然是欢乐更多、生机更多,依然是交错的混凝土墙面加马赛克装饰带,水池的设计非常细腻,植物的生长和植物与空间的对话无论是附着在墙面的攀爬植物还是混凝土墙后面的大树都十分茂盛,体现着生命的旺盛。水在这里流动的更欢快,发出更响亮的声音,通过水槽流经整个庭院花园。















1967

PALEY PARK

Zion& Breen

佩利公园

口袋公园设计的圭臬


佩利公园占地仅42英尺(12.8米)宽,100英尺(30.4米)深,面积极小,简单但引人注目的。水、植物和桌椅的经过设计互相连接。竣工大约10年后观察到的那样,许多路人在沿着东53街走的时候会重复看一遍,然后转身沿着四层台阶进入公园。






1971 

图森的人民广场

TUCSON CONVENTION CENTER


面对不断减少的人口,美国城市在20世纪60年代末和70年代初进行了城市重建项目,以吸引人们回到市中心。

水,原生植物和巨石贯穿始终,沙漠景观的和谐一致,创造每个人都可以使用的空间。






1974

FORT WORTH WATER GARDENS

Johnson/Burgee

沃斯堡流水花园


流水花园虽被称作花园,但无一朵花,而是以非常独特的流水设计而成的,曾经有游客溺亡。

Johnson和Burgee将公共空间看作是山脉、森林和湖泊的缩影,用三种材料构成:棕褐色的混凝土、树木(橡树、银杏和桉树)和水。从不规则形状的场地的角落到中心的多边形广场,对角线路径进行连接。

在这里,城市的声音被树木、人造山体和水声所缓冲。三个喷泉与这个地方的名字相匹配,是主要的吸引人的地方,每一个喷泉都用对角线连接起来,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约翰逊的直线雕塑花园形成鲜明的对比(见1953年)。







1976

FREEWAY PARK

劳伦斯·哈普林(LawrenceHalprin)

西雅图高速公路公园

哈普林简单地提出一个立交桥公园,并设法将它与周围的街道和建筑物相结合,也许就足以为汽车时代的城市创造一个真正具有创新性的公园。

他对表面、植物和水的处理赋予了它大量的个性。混凝土形成意大利面般的背景,在整个过程中都使用了这种材料:包括人行道、台阶、种植园、广场和水景。混凝土横向和纵向排列,给人的印象是高速公路公园是一个雕刻的整体。

树木和其他植物郁郁葱葱,它们覆盖了大部分混凝土,也给空间一种吸引人的亲密感。为数不多的几处远山和水上乐园散布在公园内,创造了一个重点时刻。更重要的是,流水淹没了交通噪音,导致这段高速公路被完全驯服,虽说经常有凶案发生。










1979

ROBSON SQUARE

罗勃森广场

CorneliaHahn Oberlander


著名的台阶广场。

罗勃森广场建筑屋顶形成的台地,大台阶,大瀑布与水池,花丛树林,各种大小空间呈现了一种整体主义设计思想,是建筑与园林环境相互穿插,渗透和相互补充的完美体现……

这个项目里的大台阶,现已广泛运用于国内项目中,本源应来自于此地。优秀的设计师在处理景观与建筑的环境工程中确实想法要严密,整体。












1984

TANNER FOUNTAIN

PeterWalker

极简禅意的空间




1992

PARC ANDRE CITROEN

雪铁龙公园

有划时代意义的景观

传统手法体现现代思想







1997

CENTRAL GARDEN

Robert Irwin

盖蒂中心

充满想象力和冲击力的设计




2001

LANDSCHAFTSPARK DUISBURG-NORD 

彼得拉茨及合伙人 Latz+Partner

北杜伊斯堡景观公园 

工业遗址的复兴




2004

MILLENNIUM PARK

Skidmore,Owings & Merrill

千禧公园


在21世纪初,芝加哥进行了一场耗资5亿美元的赌博,打算把黄金地段上的一个前铁路场和停车场改造成一个能吸引世界各地游客的公园。尽管这并不是目前最具雄心的城市规划,但这个公园将创新的建筑、雕塑和景观设计融入了一个难以忽视的整体。千禧公园自2004年7月开放以来的成功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这些不同的部分。

公园的西半部靠近历史悠久的密歇根大道(Michigan Avenue),由TerryGuen Design Associates设计的景观建筑保留了SOM的新古典主义设计。轴线上的走道和环形的东西街道,一个重新创建的新古典主义周边风格。Anish Kapoor的金属豆形云门反映出扭曲的天际线,而Jaume Plensa的皇冠喷泉则用玻璃塔上的数字面孔喷出的水泼向人们。东半部的建筑贡献与新古典主义的总体规划不同,最著名的是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的波浪带贝壳,它的网格拱起在椭圆形草坪上,凯瑟琳古斯塔夫(Kathryn Gustafson)的卢里花园(LurieGarden)和Piet Oudolf的多年生植物。虽然这四个主要景点几乎没有相互联系或创造一个有凝聚力的整体,他们凝结成一个旅游磁石,居民也可以享受。





2005

CHEONGGYECHEON RIVER PARK

SeoAhnTotal Landscape Mikyoung Kim Design

清溪川改造


首尔的清溪川公园(CheonggyecheonRiver Park)改造成本不到10亿美元,它完全拆除了一条高架公路,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公共空间。

除了在首尔市中心每天有9万人愉快的漫步外,该公园还可以使空气污染更少、环境温度更低、生物多样性更丰富、经济回报更大又保留了历史遗迹而自豪,任何城市都可以考虑如此设计。






2006

AUSTRALIAN GARDEN, ROYAL BOTANIC GARDENS

TaylorCullity Lethlean

澳大利亚皇家植物园


一个试图描绘整个国家的花园无疑会包含一些抽象的东西,尤其是当那个国家是澳大利亚的时候——一个如此之大的岛屿大陆。澳大利亚公园占地61英亩(25公顷),位于墨尔本附近的皇家植物园(Royal Botanic Gardens)内,以一种艺术的方式展示着澳大利亚的植物群,同时也充当着教育和灵感的场所。

与当时的其他景观设计师一样,T.C.L.超越了当时盛行的设计,平衡了现代主义美学和生态意识,采用了一种更有趣、更雕塑化的方式,融合了本地和本地植物。T.C.L.被要求探索本土植物在塑造澳大利亚方面的作用,以创造性的方式展示本土植物,并赞美澳大利亚文化中的植物。第一阶段是在2006年完成的,它抽象了岛屿的沙内陆,第二阶段是在2012年完成的,转移到澳大利亚的海岸线。







2008 

QINHUANGDAO RED RIBBON PARK

 土人

秦皇岛红丝带


中国景观的代表,俞孔坚及土人景观足下野草之美的体现。红丝带创造性地将艺术溶于自然景观之中,非常令人激动,同时不乏很强的功能性,有效地改变并提升了环境。

用最少的人工与投入构建城市绿色廊道。秦皇岛汤河公园从设计到实施,历时一年时间,用最少的人工和投入,将地处城乡结合部的一条脏、乱、差的河流廊道,改造成一处魅力无穷的城市休憩地,一幅幅和谐社会的真实画面,生动地在生态场景中展开。设计最大限度地保留原有河流生态廊道的绿色基底,并引入一条以玻璃钢为材料的、长达500米的“红色飘带,”它整合了包括步道、座椅、环境解释系统、乡土植物展示、灯光等多种功能和设施,使这一昔日令路人掩鼻绕道、有安全隐患、可达性极差的城郊荒地和垃圾场,变成令人流连忘返的城市游憩地和生态绿廊。









2012

BAY SOUTH, GARDENS BY THE BAY

GrantAssociates

极具游赏和生态教育的滨海湾花园




2014 

THE HIGH LINE 高线 

JamesCorner Field Operations, Diller Scofidio+Renfro

新都市主义的代表作





2016

“The Park” – Las Vegas 

 !melk

拉斯维加斯大道公园

文化和自然两方面都符合其环境的沙漠绿洲







管中窥豹,如果有您认为的改变行业景观作品,欢迎留言推荐。


景观设计,是指风景与园林的规划设计,它的要素包括自然景观要素和人工景观要素。 与规划,生态,地理等多种学科交叉融合,在不同的学科中具有不同的意义。

景观设计主要服务于:城市景观设计(城市广场、商业街、办公环境等)、居住区景观设计、城市公园规划与设计、滨水绿地规划设计、旅游度假区与风景区规划设计等 。


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景观设计的小学徒(ID:laxxt2013),十分感谢作者的悉心编写。本文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做出处理。如要作为商业用途,请联系原出处作者授权。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