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工程设计首页> 案例详情

非常的日常:龙美术馆计划的第一个三年总结

龙美术馆西岸馆的三年使用状态

2019-09-06 16:45 |发布者:ikumi99 |查看:249 |评论:0 |
分享到

项目标签

  • :建筑 设计类 工业建筑
  • :龙美术馆 四级转换 东南滨江广场 北广场

从建成到使用,建筑的状态会发生怎样的改变?建筑摄影师杨天周用三年时间持续观察了龙美术馆西岸馆的使用状态,用相机记录下这座建筑及其周边场地的四季转换。真实的场景,格外动人。


下文由杨天周授权有方发表,转载请自行联系原作者。


龙美术馆计划的第一个三年总结



△ 龙美术馆西岸馆


若要我选出最喜爱的上海现代建筑,那定然是西岸的龙美术馆。美术馆由曾经的煤仓改建而来,滨江空间重新对市民开放,自此美术馆不再仅是一个参观目的地,转而成为了民众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类似的话语常见于各大公司与事务所的设计说明,而得到的结果却往往与设想相左,相比之下龙美术馆的成功更是难能可贵了。


那么究竟是谁在使用美术馆周边的公共空间?他们在这里做些什么?时间、人与建筑三者在这片场地上发生着怎样的相互作用?这三个问题便是龙美术馆计划的起源。


过去三年中,我十余次在不同时段前往龙美术馆拍摄,记录下了这片场地上发生的各类非常的日常,以下便是龙美术馆计划的第一个三年总结



PART I 东南滨江广场



△ 秋日清晨的遛狗人



△ 秋日傍晚的滑板玩家



△ 冬日傍晚的滑板小朋友与时装摆拍者



△ 冬日傍晚的滑板小朋友



△ 深冬下午的滑板爱好者



△ 深冬下午的滑板爱好者



△ 秋日下午的滑板挑战赛



△ 秋日下午躲避太阳的人群



△ 夏日暴雨前仍不愿离开的滑板少年



△ 秋日早晨已准备收工的清洁阿姨


PART II 西入口广场



△ 秋日傍晚下班回家的周边居民



△ 秋日傍晚的摆拍者



△ 秋日傍晚离沪前拖着箱子参观美术馆的游客



△ 冬日下午前往滨江的一家三口



△ 秋日下午的三对伴侣





△ 秋日下午查询地图的情侣



△ 冬日下午的摄影老爷爷



△ 深秋傍晚萧瑟的广场


PART III 煤漏斗空间



△ 早春下午拍照的父子



△ 夏末傍晚玩手机的人



△ 秋日上午构思取景的摄影爱好者



△ 秋日上午的光线与煤仓让人想起Scarpa和Ziggurat



△ 秋日下午在阴凉处休憩的学生



△ 秋日下午散步的老夫妻



△ 夏末傍晚参观结束后正准备离去的游客


PART IV 城市滨江联系通道



△ 夏日傍晚在商量去何处吃晚饭的朋友



△ 夏日傍晚准备回家吃饭的大爷



△ 夏日傍晚撑洋伞的人



△ 夏日傍晚准备离去的访客



△ 夏日傍晚开助动车的大爷



△ 夏日傍晚带婴儿散步的母女



△ 冬日傍晚的摄影老法师




△ 夏日傍晚散步回家的阿姨



△ 夏日傍晚观展结束后回家的游客



△ 夏日傍晚赶去江边广场玩滑板的小哥



△ 夏日傍晚参加完亲子活动的母女



△ 夏日傍晚聚集在入口处等待拍摄美女的老年摄影团体



夏日清晨骑车的小朋友



△ 秋日下午路过的滑板少年



△ 秋日傍晚聚集在一侧通道的电影团队与另一侧的路人



△ 冬日傍晚散步回家的老阿姨



△ 冬日傍晚参观完毕回校的建筑学生



△ 春日傍晚巡逻的保安



△ 秋日下午欣赏煤漏斗的游客



△ 冬日傍晚拍摄的职业摄影师



△ 冬日傍晚穿春服外拍的模特



△ 秋日下午路过的滑板少女


PART V 主入口



△ 春日傍晚去往江边的上班族。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张照片,光如丝线般缝合了老煤仓和新建筑。



△ 冬日傍晚回家的游客



△ 春日傍晚大叔看画,摄像头看他



△ 夏日傍晚下班的工作人员



△ 夏日傍晚回家的居民



△ 春日傍晚同一屋檐下,领导、建筑师、游客、居民



△ 夏日傍晚男孩为女友在光中拍照


PART VI 北广场



△ 秋日下午谈工作的建筑师



△ 秋日下午躲太阳的情侣



△ 冬日傍晚来取景的电影工作者



△ 冬日傍晚巡逻的保安



△ 夏日傍晚来滨江参观的一家四口


PART VII 二层平台



△ 秋日上午穿越飞廊的摄制踩点者



△ 秋日上午的摄制组与“尖拱”



△ 秋日上午的煤仓平台与黄浦江货船



△ 秋日中午躲避太阳的游客与摄制组



△ 秋日下午的二层庭院



△ 秋日傍晚检修人员检查屋顶



△ 秋日下午缝隙中的游客


PART VIII 光与鳞



△ 秋日傍晚的“金色鱼鳞”



△ 春日入口休息区被鳞片般的光斑填满



△ 秋日傍晚窗外隐约的树影和内部鳞片般的光线



△ 埃利亚松被破坏的装置显得孤单


PART IX 实验构筑



△ 秋日傍晚被构筑物吸引的散步者


六年前刚来上海,右侧的住宅还不见踪影。这些年见证了整个西岸从无到有的演变,十分感动。由于学业安排,近几年不会再有机会频繁地拍摄龙美术馆,但龙美术馆计划仍将继续下去。


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行走中的建筑学,ID:architravel。十分感谢作者的悉心编写。本文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做出处理。如要作为商业用途,请联系原出处作者授权。

全部评论0